当前位置: 首页 > 警钟长鸣 >正文

江南古村落"美丽工程"背后的贪腐链条

2019-04-04

 

荻浦花海、牛栏咖啡、猪栏茶吧……近年来,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推进,许多网红景点应运而生。然而,这些涉及到大量资金的建设工程正成为部分管理人员新的腐败“入口”,其背后涉及的利益输送不容忽视。

江南镇是杭州市桐庐县下辖镇,在最近查处的一例案件中,当地村镇建设办前后两任主任和临聘人员都向建设工程伸出了黑手。该镇原人大主席,江南古村落风景区管委会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项芳农,其继任者徐立以及临聘人员高建立,三人先后走上了违纪违法的歧路。

难抵金钱诱惑 美丽工程的守护者却监守自盗

事情还要从2014年7月说起。当时项芳农被提拔至县管正职,兼任江南古村落风景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但他本人对这次提拔却并不满意。

项芳农认为,提拔的幅度并不足以打破自己的年龄瓶颈,未来的上升空间已趋近于零。同时,身边结识的企业主们个个收入颇丰,再加上家庭买房资金产生了较大缺口,渐渐地,他的心里泛起了波澜。

“我在这个领域太久了,和他们很熟,意志力也不够坚强。”项芳农坦言,自己的失陷,正是由此开始。

项芳农自称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一般人送来的财物,过年过节送的烟酒很少收下。但是,对于熟悉的人,他就放松了警惕。在向他行贿的名单中,李某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李某不仅自己行贿的金额最高,达59万元,并且,还充当起代理人的角色,帮助其他工程老板向项芳农转交好处费,据统计通过李某转交的行贿款累计有21.7万元。

令人唏嘘的是,项芳农一直错误地认为,收受现金和实物性质不一样。收受现金是违法犯罪,而收受实物,即使金额大,也只是违纪。在这种错误认识的支配下,他对工程建筑商潘某两次送来的各5万现金都拒收了。但是,当潘某提出送他价值5万元的家具时,却欣然接受。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有了项芳农的鼎力相助,工程建设的老板们自然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由于江南古村落景区经常会有应急性工程,比如重要节庆、或者对外展示需要的绿化工程,项芳农就以时间紧为由,不进行公开招标。他直接让李某先行施工,然后再伪造资料补齐手续,瞒天过海。据统计,2015年以来,项芳农仅通过此种方式操作,直接交给李某施工的绿化工程就达2000多万元。同样,古村落管委会对工程设计项目也不进行招投标,而直接委托设计单位进行设计,而委托哪一家设计单位的决定权也在项芳农手中。

2016年,桐庐县旅委对现代服务业专项旅游规划建设项目进行资金补助申请,时任江南古村落风景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的项芳农,私自决定由其妻子钟某与他人合伙经营的某家茶吧申请资金补助。最终茶吧成功申请到了资金补助,获得20万元政府补助,项芳农妻子钟某与合伙人每人分得10万元。

妻子在自己管辖的区域内开展经营,项芳农不仅不制止,甚至还违规申报补助资金。本该层层讨论、审核、申报的资金补助就凭项芳农的一言堂轻松地落入了自己的口袋。

2018年3月,下属高建立被有关部门查处,项芳农为了掩盖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与李某等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2018年4月,项芳农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继任者也未洁身自好 从半推半就到明示暗指收钱办事

徐立是桐庐县莪山畲族乡原党委委员、副乡长,在2015年被提拔为县管干部之前,担任江南镇村镇建设和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他从1998年镇城建协管员、规划员做起,一步步走上了江南镇城建办副主任、主任岗位。

徐立在城建办主要负责江南镇工程建设领域的工作,而江南镇重点工程项目主要集中在窄溪村。一直以来,这些工程项目大多由窄溪村本地的工程老板承包施工。而实际上,徐立本人就是土生土长的窄溪村人,他面对的工程服务管理对象,基本上是自己的同学、亲戚、朋友或者老乡。

最初,那些朋友、同乡因为从徐立分管的城建办拿到了工程,赚到了钱,就会送他五千、一万的好处费,美其名曰“让他自己买烟”。对于这些人送来的好处,徐立坦然受之,并归结为“拉不下面子,不收是不尊重对方”。

事实上,真相并没有徐立说得那么轻描淡写。江南镇工程项目结算,都需要经徐立签字再上报。因为没有硬性的审批期限,徐立有时候会有意无意地拖延签字,等到工程老板送上了好处费后,他又会马上签字交给上级审批。因此,老板们如果想尽早结算工程款,徐立这一关至关重要。

从半推半就的办事收钱到明示暗指的收钱办事,徐立的胆子越来越大。到后来,他不再满足于这些五千、一万的小钱,而是亲自冲到了一线,一手策划,一手承揽工程项目了。

2012年,徐立伙同镇城建办工作人员高建立、商人邵某共同商议成立公司,三人分工明确,由邵某出资,徐立将江南镇城建工程部分招标代理、审计、设计等业务交由邵某承接,高建立则出面充当徐立和邵某之间的联系人,负责沟通协调等具体工作。

江南镇的城建和绿化工程等项目,徐立大部分都以时间紧,任务重为由,把项目先交给工程老板施工,再按施工进度做招投标资料。这样一来,项目空有招投标外壳,实际中标人却依然可控。应该公开招投标的项目就这样变成了和谁关系好就可以给谁做。再加上徐立将部分招标代理、项目审计交由邵某的公司承接,也就是形成了江南镇工程项目招标、建设、审计,由徐立及相关涉案人员“一条龙”把控的局面。

2012年和2013年,徐立和高建立以业务提成的名义分两次收受邵某送予的人民币共计29万元,二人予以平分。

和徐立一起策划、实施开公司的高建立是城建办的临聘人员。2012年至2017年,高建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各类工程老板所送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90.23万元,其中高建立个人实得75.73万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赃款都是他主动向他人索取的。

高建立2008年被招聘进入江南镇政府工作,和徐立一样多年来一直在镇城建线上从事工程招投标、建设管理、工程款结算等工作。他虽然没有担任具体的职务,但有一定的建议权、审核权和监督权,可以直接影响到施工方的工程建设进度、工程款结算等具体实际利益,加上对江南镇工程领域的熟悉,可以说,他也是江南镇城建领域的一个重要人物。高建立的索贿涉及园林绿化、土石方、古建筑修复、工程设备采购、工程造价审计和工程设计等众多领域,只要是他管得到的地方都要伸手。高建立的索贿方式非常直接,大都是直接讨要,如被拒绝,就会采取各种手段刁难。

从打牌到痴迷名贵植物 “爱好”成了受贿通道

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注意到,涉案三人身陷贪腐,与他们的爱好也不无关系。

如项芳农就非常痴迷多肉植物,曾默许绿化工程企业主李某替其支付6万元购买名贵多肉。

“他看上的都是各种非常珍稀、名贵的品种,价格昂贵,动辄一盆好几万元。”据办案人员介绍,这样奢侈的爱好,按照项芳农正常的收入肯定无力承担,这几年他购买多肉植物花费高达二、三十万元,资金都来自于受贿。

与项芳农相比,徐立的爱好则显得更“低俗”一些——打牌,他自己称之为“小搞搞”,有时候输钱了,身边没现金,就问服务对象“借钱”,动辄三五千。这些借款服务对象往往心领神会,知道有去无回,也不会去催讨。

三人中最荒唐是高建立,因为身体疾病的原因,作为党员的他竟然在家人的建议下开始信仰基督教,并到教堂参加做礼拜等宗教活动。

经桐庐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给予项芳农、徐立、高建立开除党籍处分。

2018年8月3日,徐立因犯受贿罪被桐庐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一万元。

2018年9月5日,项芳农和高建立因犯受贿罪均被桐庐县人民法院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个月,各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美丽乡村建设的不断推进,必然涉及到大量的项目和资金。项芳农等人的教训警示我们,不管是哪一个级别、哪一个岗位的干部,只要手握公权力,就必须心存敬畏、秉公用权,实实在在地为百姓办好事。如果胆敢心存侥幸、无视法纪,那么必将为任性用权付出惨痛代价。(杭州市纪委监委)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